麒麟小说网 > 科幻小说 > 无限制神话 > 第八百六十四章棋盘再活
    现在楚河还顶着楚王真身,受楚地气运庇佑,才能闯进巫山深处的福地中来,甚至见到了被巫神女神藏起来的灵胎。

    这虽然是一个死胎,但是这也是一个神奇的世界。

    所以巫山女神显然还没有放弃,还想救活这个石胎,赋予石胎中的那个男子灵魂,这才将石胎种在这天地钟灵之处,日夜受充沛的灵液冲刷,每日可以吸收到最精纯的日月精华。

    可以说,这具石胎虽然未曾出生,但是在他体内积蓄的磅礴力量,却绝不容小觑。

    或许真的是运气使然,巫山女神此时没有在这福地之中,没有照看着她的崽,这才被楚河找到了石胎。

    楚河不敢大意,在楚王真身的开启时间完结之前,从灵潭之中挖出了石胎,然后快速的抹除自己来过的痕迹。

    那些看见过他的小花妖,也被他连着花苞一起拔起,丢进小世界中。

    快速离开巫山范围,直到返回了诸侯联盟大军之中,楚河才缓缓舒展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巫山女神不是西岳大帝这样的古神,神位阶层上来讲,比楚河的老岳父长江龙君还差了一个档次。

    但是身处巫山之中,那是巫山女神的主场,楚河若是被她发现,真打起来,却是一场麻烦。

    更麻烦的是,楚河虽然用十二金人遮掩了自身的天机,但是却也不能太嚣张。如果闹得太大,只怕瞎子都能发现他的行踪,知道他的作为,更何况是天帝?

    而此时巫山深处,秘境福地之中,巫山女神头戴着花环,一身浓雾织成的薄纱,笼罩着若隐若现的雪白身体。

    当她从黎山老母五百年一次,举办的茶会中见识归来之时,却正好瞧见,那灵潭下凹陷的深坑。

    她的儿子不见了!

    “是谁?是谁偷走了我的儿子?”巫山女神,翻动着山间的风雨,碾碎成雾纱,想要找到‘窃贼’的气息。

    但是一无所有,楚河的谨慎,让巫山女神一无所获。

    但是她还是找到了一条若有若无的线索。

    “没有强行闯入的痕迹,这一处秘境福地,除了我以外,就只有楚王才能顺利进来。这是我当年为了与他方便见面而定下的规矩,现在他已经不在了,但是世上还有楚王···!”巫山女神的眼中翻滚着杀机,眺望向远方。

    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,甚至连楚河这个始作俑者都不知道的前提下,熊心结结实实的背了一口大黑锅。

    而楚河则是躲在两军对垒的军营之中,偷偷的将石胎炼化。

    这一次楚河没有使用自由度极高,甚至可以说再造一个自己的神祇转身之术。

    而是施展了九转玄功中的分身之术,将石胎炼制成了自己的一具九转分身。

    这门九转玄功中的分身手段,寻常可以借自身之毛发、血肉甚至是一口气,化作分身。分身的活动时间,以及能力大小,全凭主体能力决定。

    某种意义上,类似于火影中的影分身之术。

    但是它之所以能位列九转玄功的诸多神通,自然不仅仅局限于此。

    用以炼制真正的身外化身,虽然不如神祇转身术来的那般土豪、神奇,却也并不逊色多少,且对分身的控制力更强。

    分身存在与否,皆在本体一念之间。

    更为要紧的是,本体与分身,互不承担因果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,分身造下的孽与本体无关,本体积的福,也关照不到分身。

    这种气运分离的分身,其实往往才是那些满天神佛最喜欢的。

    由于身处的位置,由于个人主修的功法或者坚守的信念,许多事他们需要去做却又不能亲自动手。便派遣这样的分身替他们分忧,渐渐的分身越来越多,各自派遣的任务也都不同,就导致了一位仙佛,往往有许多面,甚至有些方面,处于背道而驰的状态。

    ‘自家人’打‘自家人’,左右互搏的情况,在那些无聊的仙佛身上,常常屡见不鲜。

    炼化了九转分身,看着穿戴整齐,宛如玉质公子,风度翩翩,却又天生气质高贵的分身,楚河稍稍有些不爽。这样的样貌,实在是太出挑,也太惹人注目了,不好···不好!

    楚河想了想,挥手给九转分身的脸上变了一脸大胡子,将对方俊朗的外表遮掩住一大半。

    叮叮叮!

    分身淡淡一笑,脸上的胡子便如同一根根钢针一般从他脸上挤落下来。

    面容如玉,连一丝毛孔都看不见。

    烛火照应在他脸上,反而折射出更明亮的光环。

    “你我本是一人,你又何必嫉妒?既然需要我替你走到台前,那我这身好皮囊,不就是最好的工具之一吗?要知道,即便是造反,长的好看的人,也比长得丑的有优势。”

    楚河被自己分身的一句话堵的脸有些发青:“胡说八道!我是这样的人吗?我是为你好!嘴上无毛,办事不牢。没一脸的胡子,怎么展现盖世气概?何况,谁说长得丑就造不成反?你这话,将朱元璋置于何地?”

    九转分身摩擦着自己光滑的下巴,嘿嘿笑道:“亏你还是古文学研究专业未毕业的研究生,难道还真不知道?朱元璋那副丑样,是他为了做皇帝,特意让画师模仿龙脸画的。等他皇位坐稳了,再画出来的摸样,可不就相貌堂堂了么?试想他要真丑的惊世骇俗,那马娘娘又不是傻子,在他一穷二白的时候,还非得倾心于他,对他死心塌地?”

    楚河摆摆手,心中想道:“真的是晦气,怎么无论是镜中分神,还是化出来的分身,都喜欢怼我?就没几个老老实实听话、顺意的么?真的是心累,我家分身不听话,该怎么办?在线等···虽然也不着急。”

    脸上却正色道:“好了!想来你也清楚你的使命。现在你是楚怀王熊槐的儿子,就叫···熊拍拍!想办法证实自己的身份,我会配合你的。现在项羽对于熊心的诸多小动作多有不满,正想着弄死熊心,这个时候我再暗中怂恿一批楚国旧人,推你做楚王,应该不难。”

    九转分身点点头道:“熊玺是吧!我知道了!尔玉为玺,正合我之出身来历,放心我会很快获得楚国旧人的认同,成为新的楚王。”

    这一本正经的摸样,仿佛熊玺这个名字,真的是楚河取的一般。